Zain,何忠仁︰希望在中一也有這樣的老師吧﹗

年齡 ︰ 11歲
種族 ︰ 巴基斯坦
性別 ︰
宗教 ︰ 回教
就讀 ︰ 主流中文小學
志願 ︰ 畫家
自覺最舒服的
語言(順序) ︰
烏都語、
廣東話、
英文

回顧六年小學生涯,何忠仁對中文默書成績的變化如數家珍︰一年級零分、二年級二十分,三年級無進步都係二十分,四年級已經有八十分……四年級到底發生什麼事,為什麼成績突飛猛進?「第一堂中文,陳老師嚟到話大家好,然後攞公仔出嚟,又話大家好,我係陳老師嘅寵物QQ……佢有三個公仔,每次上堂都帶來。就算係罰,畀公仔罰都開心啲。」

 

説家鄉話被罰站

但初小時,何忠仁最怕中文,哭過吵過也詐過病,「三年級作文要交五百字,我淨係寫得二百幾字,唔敢返學。」他和班上另一位巴基斯坦裔同學,一同視中文科為大頭痛。你們會互相幫忙功課嗎?「唔係互相幫忙,係互相抄抄。」這孩子坦率地笑説,也不轉彎抹角。

然而,要是在堂上説家鄉話,班主任老師會罰站,何忠仁説自己曾經一個禮拜罰七次,他一臉滑稽地説「好難忍得住(不説家鄉話)」。在堂上講烏都語,你覺得有沒有問題?「冇問題,因為我地係巴基斯坦人。」原來他是替同學做翻譯,對方的中文程度比他遜,壓根兒聽不明白老師的話。那麼可曾向老師解釋自己的好意?「冇,老師一罰就得佢講無我講,係咁講係咁講。」何忠仁説時,意興闌珊。

zain-03s

遇上陳老師和QQ

猶幸,他升上四年級時遇上陳老師,她用幾隻布偶便把不可能的任務變成可能──令這巴基斯坦小子不再討厭中文。她的作文功課不可怕,因為調整了要求,「其他同學要寫一千二百字,我地(少數族裔學生)要寫五百字,最後我交左七百二十一個字﹗陳老師有讚我﹗」 連文章字數的個位都牢牢記住了,可見他多自豪。我請他重演「執書包看時間表,發現明天有中文課」的神情,他眼睛閃亮,同時打開一張大笑臉。雖然中文程度依然不及班上的華裔同學,但他説自己比從前懂得更多,「而家我知道乜嘢叫寃寃相報何時了──橫掂都過咗,駛乜報仇啫﹗」 他帶點豪邁地用廣東話解説。

陳老師教了何忠仁三年中文,今年小學畢業前,何忠仁寫感謝信給她。他稍一正式,認真地背誦內容大要︰「親愛的陳老師,謝謝你,因為你教導我中文,令我的中文成績由不合格變成合格,所以……跟住我(喺信入面)寫QQ小狗和小貓,然後又話……希望我在中一也有這樣的老師吧﹗」

中文老師的神奇學堂

即使困難重重,但有些神奇的老師依然能施展魔法,令少數族裔學生不怕中文。例子包括,製作工作紙時,為部分內容加入英文注解或拼音;教授新課文前,先向少數族裔學生簡介內容,或提供朗讀課文的錄音檔案;又或者像何忠仁的陳老師那樣,把課堂氣氛弄得異常活潑,並且為少數族裔學生訂定適切的學習目標,並且運用較容易吸收的生活化教學法,增加成就感。

換個角度,語文也是文化交流的載體,譬如可以讓非華裔學生介紹他們的種族特色,引發學習興趣。舉例説,邀請信奉回教的少數族裔學生介紹開齋節--一來他們已有相關生活體驗,容易掌握內容,二來這個中文學習機會,能引發他們以本身族裔為榮的感覺。香港大學研究非華語學生中文教學的戴忠沛博士指出,這種自我認同對非華裔學生建立健康的自我型象非常重要。他正搜集一些故事材料,包括摩地爵士捐錢成立香港大學和律敦治先生建立醫院的經過等,讓學生體悟到少數族裔和香港社會之間,有着源遠流長的聯繫。

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Google+0Email this to someon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