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iza,愛莉沙︰要讀廣東話學校,因為要做好啲嘅工

年齡 ︰ 10歲
種族 ︰ 巴基斯坦
性別 ︰
宗教 ︰ 回教
就讀 ︰ 主流中文小學
志願 ︰ 醫生或老師
自覺最舒服的
語言(順序) ︰
烏都語、
英文、
廣東話

Aliza的媽媽耳聞目睹不少這樣的故事︰某朋友的子女唸英文學校,英文不錯,中文卻學不好,結果大學不取錄,找工作也諸事不順,最後做搬運工……所以,即使女兒為中文哭過怕過,但中文學校一定要選,連Aliza自己也説︰ 「第日升中學要讀廣東話學校,因為可以快啲做嘢,做好啲嘅工。」十歲娃兒剛才還跟我玩拍掌笑得一臉童真,原來現實已經壓上心頭。

 

「中文唔好玩」

「中文唔好玩,因為好難。」對Aliza來説,最難的是讀,因為寫字還可以抄,但要懂得讀,除了死背別無他法。她也對成語毫無辦法,「成語好難,唔明白意思。」我們請她説出一個成語,她想呀想終於記得井底之蛙──「有隻青蛙匿喺井度,出面世界有天有地又有海。」這成語想説什麼?她搖搖頭,放棄了。學校曾安排Aliza上兩年中文課後補習班﹐但只是重溫低一年級學過的東西,她覺得太淺幫助不大,而且多上一個班就等如更多抄寫功課。她還是喜歡回家看廣東話劇集。

aliza-07

aliza-08

aliza-05

aliza-01

aliza-02

其實Aliza喜歡英文,英文成績也不錯。她問過媽媽可否跟同鄉小朋友一樣升讀英文中學,「媽媽説讀中文學校好,大個至識得用中文同人溝通。」她順從地説。至於同鄉小朋友將升讀不同的學校,Aliza唯有請媽媽放假時約他們到公園玩。

科科中文科科哭

媽媽説,大女Aliza不是家中唯一怕中文的小朋友,二女放學回家也常哭。只哭中文嗎?媽媽苦笑,透過翻譯説,「數學是中文、什麼都是中文,所以全部都哭。」媽媽認定孩子的未來都在香港,所以再心痛,都要他們學好中文。「佢地又無讀巴基斯坦嘅科目,點可以返去搵工?一定要留喺呢度﹗」但媽媽不忘教他們烏都語文字,方便閱讀宗教典籍,「佢地冇興趣,但我會教。」她的心願是子女長大後能獨立生活,至於想做什麼是他們的選擇。

aliza-04

Aliza説長大後想成為醫生或教師,「醫生可以救人,老師可以教中文或者英文,教香港小朋友……」為什麼教香港而不是同鄉小朋友?「因為可以畀好多功課。」我們都笑了,這是某種報復計劃嗎?Aliza露出一臉童稚笑臉,提醒我們她不過是個十歲孩子。

aliza-03

aliza-06

「我錯在膚色,所以罰留堂?」

Aliza的處境和很多少數族裔一樣,彷彿卡在兩個文化中間︰中文學不好,家鄉話也不會讀寫,日後要在香港找工難,可是回鄉也不容易。為了提升他們的中文程度,學校提供課後中文補習班,卻反而被這些孩子視為苦差。幾個受訪的孩子一聽到上課後要補習,都搖頭了。

孩子都不喜歡補習,這大概容易理解,但可以怎樣作出改變?香港大學研究非華語學生中文教學的戴忠沛博士,曾經到主流小學的課後中文補習班觀課,發現有些老師強調「中文唔識第日搵唔到食你就一世挨窮」,有些像捉犯似的把少數族裔學生從操場趕進課室。這些補習班也往往沿用傳統教學法,要求學生多背多抄。

「觀完課,我都覺得好似畀人罰緊。」戴博士笑説。這也是很多少數族裔學生的感言︰「我啲同學全部去晒打波,點解我要喺度?係咪因為膚色所以要罰留堂?」

這無疑令一心幫助學生的教師心痛。但戴博士指出,少數族裔在中文課上已經有很強的挫折感,辦補習班的頭號目標是不能加重這種負擔。他的建議是︰能多讚便多讚,並且盡力把補習班變得有趣,譬如玩摺紙和戲劇等, 反過令它變成某種 「優惠」。這樣的補習班,才不會令同學加倍討厭中文。

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Google+0Email this to someon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