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少數族裔人士學習中文挑戰與出路

香港少數族裔貧窮概況

2011年,在港東南亞及南亞裔家庭的貧窮率為23.9%,比全港整體的貧窮率高出3.5%,反映不少東南亞及南亞裔少數族裔人士生活於貧窮之中。
challenge-chart

以上數據引用2013年香港社會服務聯會《香港南亞及東南亞少數族裔的貧窮情況》。

雖然不少少數族裔人士在香港生活多年,但一直也未能融入華人社會。最大的藩籬是,他們未能掌握香港社會的共通語言──廣東話聽說和中文讀寫。

回歸後,中文更被廣泛使用:大學入學、公務員入職/晉升要求、私人機構更著重「兩文三語」人才、政府文件/公告只提供中文版本等,不懂中文帶來的問題更為凸顯。

欠缺中文語境

可是,無論在學校或在家,少數族裔學童也很少機會接觸中文。如果他們入讀取錄較多非華語學生的學校,便會以英文上課。而接觸的多為同族裔或是以英語溝通的同學,缺乏學習和運用中文的機會。在家裡亦沒有人能教導學生中文功課和陪伴他們閱讀中文圖書;對於低收入的少數族裔家庭,更欠缺資源改善現狀。不少學生,坐在課室,苦等下課,年月日漸消磨他們對中文、以至學習的興趣。

2006年,政府首次發放津貼予錄取較多非華語生學校,讓學校聘請人手、提供其他中文學習支援,這令情況略有改善。少數族裔學生的中文水平一般也遜於華語學生。與此同時,他們更需面對以中文來學習其他科目的困難。

少數族裔學生學不好中文,要在中學文憑試考獲第三級(大學取錄的最低成績要求),幾近不可能。所以,他們當中,八成改考大學聯招認可的「其他中文資格」,但這又帶他們走入另一個困局,因「其他中文資格」試的中文水平只相等於香港小三至初中程度,故此,在報考大學時,不能報讀某些職業的學系,如:傳理學系、社會工作系、護理系、教育系,即使成功入讀大學,其中文程度也不足以應付中文讀寫。

讀寫差影響就業

「學業成績遜、自信心低、學習動機低、學業成績更遜」,這個惡性循環,窒礙他們的心智、個人成長和日後的發展機會。

就這樣,一晃眼,便是一代少數族裔人士在港的學習經歷。他們能夠接受專上教育也不俗,更多在中學畢業後便直接外出工作。在今日香港,這些不諳中文、低學歷、社會網絡薄弱的少數族裔青年, 社會流動機會受到極大限制。

十五歲以後才來港的少數族裔人士,學習中文的機會比這批本土成長的青年更乏善可陳。與其等待教育局分派一個中學學位,很多人乾脆外出找工作。但他們的工作選擇十分有限,主要集中所謂“3D jobs”的工作選擇:Dirty, Dangerous, Demeaning(骯髒、危險、低下)。因收入不足,兼做兩份工作,也不是鮮見的事。就算少數族裔人士想持續進修中文,現時社區中心提供的中文課程時間有限、內容不一,難以學好應付生活所需的中文。所謂「知識改變命運」的機會,離他們很遠。

政府支援不足

雖然政府在2014年《施政報告》首次公布為少數族裔學生提供「中國語文課程第二語言學習架構」等措施。但支援只涵括中、小學,不包括最重要的學前階段。而政府也不要求接受津貼的學校,必須為非華語學生設立「中文沉浸獨立班」,按少數族裔學生年歲或語文程度編配一起上課,集中支援他們學習中文。此外,「學習架構」更未有配合以中文作為教學語言,協助他們學習其他科目。對於少於十名少數族裔學生的學校,獲得的撥款更少,很多學校反映實在難以提供有系統和全面的中文學習,而事實上,在全港所有錄取非華語學生的中小學校中,七成多只取錄10名以下的非華語學生。政策宣布至2014/15學年實行,準備時間倉卒,配套不足,具體成效有待觀察。肯定的是,對於這個由上而下的政策,大部份取錄少數族裔的學校、教師和少數族裔學生、家長,都未被諮詢,亦未有準備。

樂施會建議︰提早學習、加強支援

我們希望政府從善如流,把中文學習支援伸延至幼稚園學生,幫助少數族裔學生盡早打好中文聽說讀寫的根基,同時,應訂立以中文學習其他科目的措施和撥調資源;在全港錄取非華語學生學校,全面推行「學習架構」;當局應要求受資助的學校開設「中文沉浸獨立班」,集中支援他們學習中文,及以中文學習各學科。當局日後檢討「學習架構」、各支援的成效、教師培訓、教學教材配套、公開中文考試標準等等,也要公開和透明,讓各界參與,了解哪一種支援模式最配合以中文作為第二語言學生的學習需要。

這個新架構在香港才剛起步,還有很多改善的空間,特別是加強「聽說」和「讀寫」的連繫,因為能聽講廣東話的,不一定能讀寫中文。若能針對加強教導,少數族裔學生便更容易掌握學術中文,幫助理解各科目,考獲佳績並增強自信心。除了適齡學童,社會也要重視成人中文教育,讓成年才來港的少數族裔人士亦有機會學習中文。掌握中文除了能幫助他們找工作、社會共融外,同時也可讓家長輔導子女學業,鞏固學童的家庭教育。

政府制定中文學習支援應惠及幼稚園至成人,只有全面規劃才符合少數族裔的中文學習需要,提供平等的教育機會,讓他們與華語學生一起學習成長,跟大眾一樣擁有接受持續教育的機會。這也有助打開各類職業的選擇之門,讓少數族裔人士參與社會流動,脫離貧窮和衝破種種的無形社會藩籬。

南亞裔人士的在職貧窮率

在職貧窮在南亞及東南亞的少數族裔中十分普遍,較全港貧窮住户中的在職貧窮住户比例為高(41.0%)。70.3%的尼泊爾裔貧窮戶處於有工作但貧窮的狀態,其次是巴基斯坦及印度裔家庭(分別為68.6%及59%)。

challenge-chart-working-poverty-zh

以上數據引用2013年香港社會服務聯會《香港南亞及東南亞少數族裔的貧窮情況》。

 

下載樂施會研究報告

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Google+0Email this to someon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