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mzah︰Kindergarten wasn’t a happy time

年齡 ︰ 10歲
種族 ︰ 巴基斯坦
性別 ︰
宗教 ︰ 回教
就讀 ︰ 取錄較多非華語學生學校
(前稱「指定學校」)
志願 ︰ 醫生
自覺最舒服的
語言(順序) ︰
烏都語、
英文、
廣東話

在Hamzah的回憶中,自己在中文幼稚園的時光不快樂。’Most classmates are Chinese. I was too young to understand and too shy to ask. No, it wasn’t a happy time.’ (大部分同學是中國人,我太小了聽不明白,也太害羞了不敢問。不,那不是快樂時光。)

Hamzah雖然只得十歲,但答問的模樣老成持重、答案有條不紊,令人不敢輕視他口中「不快樂」的份量。這種因中文而生的難堪,還跟他升上小學,「試過完全唔明白(中文)老師講乜,見到時間表好想老師請假。」

 

中文課最吵

Hamzah唸「取錄較多非華語學生學校」,班上都是少數族裔學生,聽不明白中文的大有人在,「中文堂好嘈,特別多人玩。」他在當中算是用心的孩子,而且升上高年班後,努力開始有小成──他的中文漸見進步,最新的默書成績有八、九十的高分。見我們豎起大姆指,他像小紳士似的謙遜地説, ‘We’ve got good teachers, who even translate the meaning for us, help us understand (Chinese) better. ’(我們有好老師,甚至會為我們翻譯,幫助我們了解中文)

hamzah-04

hamzah-02

但在訪問裡,Hamzah 的中文一句起兩句止,還是説英文最自在。事實上,除卻中文課,他在生活裡用中文的機會微乎其微。同學跟他一樣來自少數族裔,所以身邊並沒有説廣東話的華裔朋友。有信心未來升學就業,不輸在中文上嗎? ‘I would learn harder, at school and at home. ’(我在學校和在家裡,都會更努力學習)

hamzah-03

願望做會説中文的醫生

這樣努力,也是為了長大後當醫生,‘Doctors save lives, and most people who come to the doctor speaks in Chinese. ’(醫生拯救生命,而大部分求醫的人都説廣東話。)

hamzah-01

「取錄較多非華語學生學校」還是主流中文學校?

Hamzah不愉快的幼稚園生活,也許可以追溯到政府對少數族裔學前教育的政策空白。很多少數族裔家庭來港已經第二、三代,可是政府對他們的孩童,依然以小學作為政策起點,忽視支援幼稚園階段的需要。待少數族裔於小一才開始全面學習中文,意味着他們比華語學生已經足足遲了六年。

而選擇小學也常常令少數族裔家長陷入兩難。「取錄較多非華語學生學校」提供針對性教學,來配合中文作為第二語言的學習需要;可是校內甚少華語學生,彷彿一刀切斷本地社區的語境,令活用中文的機會大減。至於本地主流的中文學校,雖然讓少數族裔學生長時間浸淫在廣東話語境中,卻往往因為華語和非華語學生的中文程度差異太大,而為後者製造出不少痛苦的學習經驗,有少數族裔學生更因此成為華語學生的欺凌和孤立對象。

除了二選一,還有沒有更理想的安排?香港大學研究非華語學生中文教學的戴忠沛博士指出,個別有心校長正嘗試摸索中間路線,調整華裔和非華裔學生人數至相若比例,並用課程安排令他們一起共融學習。代價是學校的教學和行政負擔加重了,在今日緊絀的教育資源下舉步為艱。

但戴博士依然樂觀︰「關鍵是,如果學校也能拓闊自己的國際觀,老師為校內有不同種族文化而感到驕傲,學生比例不是最大問題。」但如何實踐這種多元的教學觀念,須要更多探索。

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Google+0Email this to someon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