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brahim,莫柏謙︰超級憎中文

年齡 ︰ 9歲
種族 ︰ 巴基斯坦
性別 ︰
宗教 ︰ 回教
就讀 ︰ 主流中文小學
志願 ︰ 不知道……
或者體育老師?
自覺最舒服的
語言(順序) ︰ ︰
烏都語、
英文、
廣東話

訪問莫柏謙不容易。玩遊戲時他活蹦亂跳嘰嘰喳喳,可是一提起中文課,兩片脣像上了鉛似的突然變得好沉重,恨不得只用點頭或搖頭來回應所有提問。他不喜歡中文是明明白白的了,但被問到有多不喜歡時,這位來自巴基斯坦的小男生第一次豪邁地一擲五字──
「超-級-憎-中-文。」

Ibrahim-07s

莫柏謙這名字由老師所起,但他依然喜歡叫Ibrahim,可惜別人都不會讀。至於中文名字裡的「謙」字,他不懂得,亦似乎沒有意圖去了解。

Ibrahim-11s

Stitched Panorama

Ibrahim-09s

每到中文課腦袋放空

他唸的中文學校只有數個巴基斯坦學生,Ibrahim喜歡跟他們説家鄉話,那麼有沒有説廣東話的朋友? 「無﹗」一個都無?「無﹗」。其實他間中會和華裔同學捉迷藏和猜情尋,都是不花脣舌的遊戲,至於傾偈?他又搖頭了,艱難地説華裔同學對他「少少唔好」,卻説不出「唔好」在哪裡。

Ibrahim-02s

Ibrahim的學校從二年級開始用普通話教授中文,然後他的中文課變得難受再加上難受,「唔知講乜……」那你在堂上做什麼?「唔知做乜……」我想像他呆望老師的嘴巴不停開合,自己的腦袋卻進入放空狀態。他試過偷偷做其他功課,被發現後沒收。課堂上,老師甚少要他回答問題, 因為即使被點中,他亦只會眼仔碌碌笑着搖頭,就像受訪時的模樣。默書是很多孩子的夢魘,但Ibrahim的反應是「唔駛讀」,説不出的那句話是「橫豎都不懂」。他的默書成績從零分到二十分不等,作句作文當然更是苦差了。

不懂説的媽媽、不懂説的孩子

Ibrahim的爸爸是司機,媽媽則像很多少數族裔婦女一樣,年輕時從家鄉嫁過來,之後留在家中打理家務、照顧孩子和拜神,跟社區的接觸僅止於上市場買菜。倘若要到學校見老師或到診所看病,便要找朋友翻譯了,我們的訪問也必須透過翻譯進行。Ibrahim媽媽説,兒子一定要學好中文才能在香港生活,但她自己不懂,也不知道怎樣幫忙。對於兒子的中文程度,「老師説他進步了,好似有同香港朋友講嘢。會叫他努力啲、再努力啲。」

可是,即使對Ibrahim再加鞭策,能扭轉他對中文「超級憎」的態度嗎?

Ibrahim-05s

Ibrahim-06s

Ibrahim-10s

Ibrahim-08s

Ibrahim-03s

Ibrahim-04s

 

少數族裔學中文有多難?

少數族裔學中文,比很多人想像的難。他們的語言背景本來就複雜,以巴基斯坦裔為例,除了原居國的官方語言烏都語外,還有家鄉方言。在香港生活,他們須學習此地的「兩文三語」(書寫語言包括中文和英文,口語包括廣東話、普通話和英語),學習負擔比本港學童沉重。

有關學習中文,少數族裔面對的困難包括──

• 香港人説的廣東話,寫的卻是白話書面語;
• 中文的「形、音、義」是割裂的, 而且缺乏統一的拼音系統,必須一個字接一個字的強記;
• 方塊字的筆劃和筆順複雜,造成書寫困難;
• 本地中文科課程把中國文化和道德觀,乃至古代文言文等艱澀內容一一綑綁包攬,大大超出日常應用語文的範疇。

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Google+0Email this to someone